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新人导演,无钱可依

时间:03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65

新人导演,无钱可依

最大的一道坎作者| 李楠封面来源|摄图网导演陈小雨拍处女作《乘船而去》,花了190万,没有一分钱是行业里投资人给的。150万来自一位私企老板,是制片人黄帆的朋友,偶然得知他们要拍电影,于是慷慨解囊。剩余40万是陈小雨的几个亲朋好友一人10万凑出来的。为了凑这笔钱,陈小雨翻遍1000多人的微信通讯录,联系了起码两三百人。他事先编辑了一段长长的文字解释前因后果,强调“如果你不愿意,也千万不要觉得尴尬,我完全理解”,再附上项目书,换了称谓挨个发出去。如果收到回复,他就像推销员挨家挨户敲门一样,逐个给对方打电话。没人指望从这笔“投资”中得到回报。陈小雨每次和“投资人”同步项目情况,大家的反应总是很一致:不用告诉我,我相信你们,我就当钱扔了……找钱,仍然是摆在新人导演面前最大的一道坎。找钱2019年,正在写剧本的陈小雨发了条朋友圈“叫苦叫累”,立刻有朋友在下面留言,建议他试试去“青葱计划”找投资。青葱计划的全称是CFDG中国青年导演扶持计划,专门挖掘、选拔和培养优秀的新人电影导演。类似的创投项目,是现阶段新人导演们最主流的找钱路径。除了资金,他们还有机会在这里结识人脉,被更多人看到。轻车熟路地参加创投会、在路演的PPT里写上项目预算,成了很多新人导演的常态。2021年,拍过30余部短片的曾子健用10天时间写出人生第一部长片剧本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,并入围First青年影展的创投。他还带着这个项目参加过其他电影节,但“每次都差那么一点幸运”,始终没能进入最终轮,距离落地更是遥远。第二年的4月,他写完了第二部自认为“更值得被拍出来”的长片作品《贾思敏的兔子洞》。过去近两年,这个项目被投递至各个电影节创投、电影人扶持计划,跟随他在西宁、重庆等各个城市辗转。无论是参赛者、评委还是等待约谈导演的影视公司制片人,出现在不同的电影节创投上的,时常是同一批人,“大家不过是换个城市再相见”。曾子健大致做了个统计:参加创投节的电影项目,所需要的预算一半在500万到1000万元之间,一半低于500万。《贾思敏的兔子洞》的预算是280万。在国内,5000万制作费属于中等成本,3000万以下是小成本。但他越来越发现,这些数字都只是走个过场。一直找不到钱,用两三百万把电影拍完才是常态。陈小雨有多年纪录片拍摄经验,还获得了上海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的最佳编剧,他的首部长片作品《乘船而去》提名First青年影展的最佳剧情长片,在豆瓣拿到8分,但还是在创投节上失望而归。刘小黛担任制片人的长片《月亮湾足球俱乐部》曾入围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,但止步于复审。她原本以为,相比很多新人导演的文艺片,这样一部预算800万元的类型片会更有胜算。后来她找机会询问了一位评委,对方表示,即使是类型片,如果不是特别突出,资方也很难花800万为没有明星加持的新人作品买单。他建议新人导演先用更低的成本去拍坚持自我表达的电影,证明自己有能力驾驭长片,再一步步走入市场。创投也越来越卷了。一位常年为公司找项目、跑创投的策划告诉雪豹财经社,表现之一是所谓的“关系户”在变多,比如要当导演的知名作家、找到资深从业者或明星担任监制和制片人的导演。看着那些大佬的名字出现在新人导演的PPT上,她有时会感到恍惚:他们还用来这儿吗?希望在新人导演的圈子里,钱就像传说中的神奇动物——见过的人少,但几乎人人都听说过。曾子健记得,《爱情神话》最初亮相First时,导演邵艺辉的预算是100万,但在明星演员和监制的加持下,最终预算涨了数十倍。徐峥在上海电影节论坛上透露,这部电影并非以小博大的样本,算上宣发费用,2.6亿元的票房刚好回本。从路演到上映,《爱情神话》只用了一年,成为First创投历史上孵化最快的项目。在那之前,导演邵艺辉也曾是行业里的一名“困顿青年”,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,因为做编剧、写小说赚不到钱,还卖过一段时间电子烟。她在一次采访中直言,“这只是我个人的幸运,完全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状态。”但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,类似的成功故事不止一次地上演。不少新人导演带着他们的处女作走进院线:《学爸》《孤注一掷》《消失的她》《长安三万里》《我经过风暴》《宇宙探索编辑部》《脐带》《荒原》《不虚此行》《鹦鹉杀》……据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副会长王红卫透露的数据,截至2023年12月27日凌晨,2023年票房排名前100的影片中,有60部内地影片,其中半数作品来自80后导演,票房贡献占比60%,还有6部来自90后导演。上映之后,这些电影的命运各有不同。有些成为斩获数十亿票房的黑马,有些则以千万甚至百万量级的票房惨淡收场。市场才是战斗真正开始的地方,但对于新人导演来说,上映即胜利,这足以让他们看到希望。行业寒冬中,资本大方撒钱已成为过去式,降本增效和谨慎花钱才是现实。这种谨慎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为公平。过去,电影投资人往往更青睐有资历的导演和团队。但如今,投资回报率和性价比成为更受行业重视的概念,成熟导演的创作周期和大项目的投资规模,反而让资方有了顾虑。他们不再盲目信任头部,“闭眼投”的情况也不复存在,而是要“先看看故事”。有些人已经抓住了机会。《学爸》导演苏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做一个好剧本不需要太多前期投入,花费最多的就是时间成本,预算越低可能反而创作力越强。为了找钱,新人导演们会有意识地摸资方的脉,以时下卖座或流行的类型元素为创作风向标。新人导演的项目中,走“温暖现实主义”路线的一抓一大把,因为大家都想出拍下一个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《人生大事》。悬疑犯罪、女性题材、公路喜剧也是热门题材。但越刻意讨好,越容易翻车。参与过剧本创投初审的电影人刘小黛忍不住吐槽,“有一些男导演想做女性复仇或者母女关系的电影,充满爹味,完全没能共情女性的成长环境。”在路上陈小雨并非完全没有机会选择一条更有钱的路。不只一个资方曾对《乘船而去》表现出兴趣,也有人愿意帮他请来知名演员参演,但大家总是很谨慎,预算有限又爱提意见。他理解这种谨慎,“如果我是资方我也不会投自己”。资方期待的是更好的商业表现。作为一部讲述温情日常的家庭题材电影,《乘船而去》被归类为文艺片,曾有人建议他“让主角为了妈妈杀个人”,这样就能变成更受市场欢迎的家庭悬疑片。为了保住主控权,陈小雨放弃继续寻找行业投资。因为他这次创作的初衷就是为了完成个人表达。他甚至一度做好了拍不出来的心理准备。如果一切顺利,《乘船而去》即将在今年春天全国公映。因为是当下备受“嫌弃”的文艺片,宣发公司建议陈小雨和制片人黄帆不要花太多钱,“100万封顶”。事实上,他们想多花也没得花,如果不是申请的政府补贴下来了,这笔预算还不知道该如何解决。对于最终的票房,他们也不敢奢望太多。陈小雨告诉雪豹财经社,自己公司里的每个人都押了一个数字,谁最接近,大家就请谁吃饭,他押的是150万。那种曾经属于新人的无力感在渐渐消失,因为电影效果不错,陈小雨感到“方方面面都很受重视”,无论是接活,还是给新项目找投资,都比以前更顺利了。如何找到钱并把片子拍出来,仍然是困扰大多数新人导演的难题。曾子健正是其中之一。严谨地说,他不再称自己是电影导演,“因为我还没有真的拍上电影,只能说在努力当中”。他第一次当众路演是在2022年的First影展上,PPT是连夜找伦敦学平面设计的同学帮忙一起做的。与雪豹财经社对话的2023年年底,他即将奔赴第十次路演,还是会觉得紧张,但对于自己应该表达什么、评委可能会问什么,都已经很清楚。他最想做的事,就是把《贾思敏的兔子洞》拍出来。今年会先拍一部先导片,同时去海外电影节的创投找机会。如果280万始终停留在零,什么时候停下来?曾子健没有答案,只是很确定,不想像一些卖房卖车的导演一样自己花钱拍,“如果这么做,说明行业完全是畸形的”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