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尺度达到B级片?阮经天最后10分钟让我血脉偾张,这片后劲太大了

时间:03-08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72

尺度达到B级片?阮经天最后10分钟让我血脉偾张,这片后劲太大了

一部热血尺度B级片,最近不仅引爆了院线,更是引爆了外网。豆瓣从8.1直飙8.3,观众评价就一个字:爽。很久没有在院线,看到这种充斥着暴力暗黑又跟当下年轻人对味的电影了。番茄君也是第一时间就去观看了全片。不夸张地说,在《智齿》之后,这部《周处除三害》,可能又是一部,十年之后依然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电影。一方面,导演在片中极尽挥洒着男性的荷尔蒙魅力,就像在创作一幅没有弯弯绕的油画。另一方面,阮经天再次露面,虽然已经42岁,但身上依旧保留着干净纯良的气质,那种纯粹感,让他的演技可塑性,比同年龄的男演员高出几个档次。上映之前,不少人都觉得,《周处除三害》是一部以血腥和猎奇为卖点的大尺度片。可番茄君要说的是,在某种程度上,它在用最简单的电影技法,讲述最经典的电影故事。整部影片以阮经天饰演的陈桂林为核心,围绕着他身上的三个疑点展开,读懂这三个疑点,你便读懂了整部电影。01、拍出了深层次的“三害”和“三毒”看电影之前,要对“周处除三害”的典故有所了解。该典故出自《世说新语》,讲西晋时,有个叫周处的小马仔,他横行霸道为祸乡里,与山中白虎水中蛟龙并称“三害”。有人怂恿他去杀白虎,斩蛟龙,成功后,周处发现自己也是“一害”。于是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从此三害皆除,是为“周处除三害”。而这个典故,也从陈桂林的嘴里说了出来。《周处除三害》的表层故事很简单,陈桂林本身也是帮派混混,不断枪杀各种大佬。有一天他得知自己得了肺癌,命不久矣,为了找寻自身价值,他前去警局自首。结果发现,在警局的通缉榜上,自己只排“第三”。陈桂林决定要在死之前,让自己留名,而留名的唯一可能,就是手刃通缉榜前二。于是,他开始追杀排名第一的林禄和与排名第二的香港仔。有了“周处除三害”的故事铺垫,整部电影的逻辑结构异常清晰,是帮派片中典型的“追杀+救赎”的故事。但与其他帮派片不同的是,在导演黄精甫的镜头之下,在化身周处的陈桂林身上,多了一层关于俗世和人性的隐喻。电影的英文名很神奇,名为《The Pig, the Snake, and the Pigeon》,翻译过来,是《猪蛇鸽》。对应的,是三个佛教概念“三毒”里的“贪嗔痴”。鸽子代表贪,这个大家可能不太熟悉。在日常生活中,鸽子一直是和平美好的象征。但在佛教语境里,因为鸽子的生理特征,让它可以永无止境一直吃下去,所以就用鸽子来比喻人永远无法满足的贪欲。蛇表示的是嗔,这是因为古人认为蛇脾气暴躁,一言不合就咬人。猪代表痴,因为猪普遍蠢笨,因不明白业力及因果,并往往因此受苦。看完《周处除三害》,会发现电影中特征最显著的三个人,和“贪嗔痴”及“鸽蛇猪”是一一对应的。排名老大的林禄和,是意向“鸽子”化身。他和鸽子很像,平日里是清修的尊者,粗茶淡饭,麻布素衣,温润和蔼,对手下的信徒亲和力有加。可背地里,他却是害人不眨眼的恶魔,只要忤逆自己的人,就会被杀死塞进棺材送进地狱。他一边享受着信徒的朝拜,一边用信徒的钱财,撑起自己奢靡的生活,表面简单清贫,地下豪宅宛若宫殿,更有美女在怀,极尽奢侈。而他储藏柜里,那些来自尘世信众的“身外之物”,则是他贪欲的具象化。另外,电影中还有一个细节,是林禄和的情人已经怀孕。但即便如此,依旧被陈桂林一枪爆头,这代表着,关于林禄和的贪念被完全抹除,斩草除根。排名老二的香港仔,显然是意向“蛇”。这不仅仅因为他手臂上那条花蛇纹身, 更因为他对小美母女强烈的占有欲。小美表面自由,实际上是他圈养的宠物,要时刻服从他的意志,并充当他的玩物。片中对香港仔“嗔”的强调,还在他对小弟的态度上。只因为看他拍小美屁股而笑了一声,香港仔就将足足七个酒瓶砸在了他脑门上,以此发泄不满。香港仔不止一次因情绪失控暴走,“嗔”字至此被具象化。而意向“猪”,代表的则是陈桂林。陈桂林最早入行,可能是为了挣钱照顾自己年迈的奶奶。他会杀害黑道大佬,躲开警察的追捕后,他会放肆大笑,他做事情从不考虑后果,就算是追杀两位通缉犯,也是没来由的一句“为了留名”。前期的陈桂林,可以说是非不分,善恶不分,是符合“痴”的特征的。至此,片中的“三害”其实是“三毒”,而“三毒”和“三害”相辅相成,既指代借陈桂林之手除掉三个通缉犯,更像是陈桂林,对自己人性的一次净化。02、拍出了不为人知的“两个意象”《周处除三害》虽然从头打到尾,但片中有两个容易忽视的细节和意象,代表着整部影片的核心。第一个意象,是微笑。阮经天在电影中给人印象最深刻的,是贯穿全场的七次微笑。这七次微笑,代表着陈桂林的转变,也是他一生的注解。刚开始的笑,是人性的笑。在执行枪杀任务的时候,听着旁边的小弟讲述自己的英雄过往,那得意的笑容,看着十分干净,跟一个黑道杀手的身份形成了巨大的反差。这个笑容,与他跟奶奶打电话时候的笑容,其实是一层含义。虽然干着害命勾当,但陈桂林的世界是很单纯的,他身上有来自世界的善意,这善意是支撑他活着的底层原因。一份,是来自奶奶的善意,存在那只粉色的儿童手表中;另一份,是来自老大的善意,存在老大给他的那身宽大的黑色西服里。两份善意,代表着陈桂林人性善念的全部,这种善最后也被他救下的姑娘程小美继承。她戴走了手表,为他补好了衣服,是陈桂林死后善念延续下去的希望。中间的笑,是野性的笑。他成功枪杀黑老大后,逃脱警察的追捕,有挑衅的笑容。他杀死林禄和后,灵修堂的歌声继续响起,他无奈被气笑。自首时,他面对媒体,高举双手骄傲地笑。陈桂林心中的野性,更多是在追杀香港仔的时候表现出来的。这段追逐戏,导演全程用了野兽感十足的表现手法,不是在陆地奔跑,就是在水中缠斗,血肉模糊,直到有一个人倒下。心中的欲望,是陈桂林对“留名”的执念,尤其在面对自己要除的“恶”之时,这种欲望总会找到出口和源头。最后的笑,是神性的笑。给番茄君留下最深刻印象的,是死刑之前,最后一笑。这一笑,看起来不像是个普通的人。因为人面对死亡,更多是恐惧,而陈桂林,则有种向死而生的神圣感。片中,导演对这种神性,有着异常清晰的表述,甚至超越了事实逻辑。陈桂林被邪教教众戳中一刀后,活埋在棺材中,却能像没事人一样顶开棺材板,挖出手枪,手刃整个邪教组织。从他刨出坟茔的那一刻,属于“人和兽”的陈桂林,早就不存在了。他像一个重生的神,专为除害而来。所以面对杀戮,他面无表情。在灵修堂中,有很多个魔幻现实的镜头,张力感极佳。信众在林禄和的大幅画像下拉着琴唱着歌,陈桂林却安然地装着弹夹,然后一个一个将他们行刑般杀死。这种杀戮,结合陈桂林的表情,完全像是正义的,凛然的,没有任何道德负担的。七次微笑,三重身份的转变,让陈桂林这个单纯的人,变得层次丰富起来。他跟以往任何一部电影中的好人或坏人都不一样,这仿佛是他打怪升级,肉身成圣的过程。就像《西游记》里虽时常杀生,又不妨碍成佛的孙悟空一般。行为是手段,神性是结果。这也恰恰是《西游记》的核心思想,被《周处除三害》完美化用。第二个意向,是枪。看这部电影,大家一定要注意到,陈桂林手中的枪。其实他自己的,属于“黑道”的枪,早在和警察陈灰打斗的时候,就丢掉了。而四年来,他手里的那把枪,其实是从陈灰那夺过来的警枪。导演为什么要这么处理,要用一把警枪,剥夺通缉犯,剥夺整个邪教组织的人命?因为在文明社会里,枪代表着暴力,也代表着权力。尤其是审判权。警枪从陈灰到陈桂林,可以看成,是一种审判正义权的移交。导演在这个细节里,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有些害,就是需要用以暴制暴的手段去除掉。带着枪的陈桂林,完成的不仅仅是一次“除害”的过程,更是一次自我救赎和自我变革。他漂泊半生,为的不就是江湖留名。这让他身上,有了古早时期,国产武侠片放荡不羁,恣意潇洒的气质。陈桂林做事从不考虑后果,交在他手上的权力,他就按自己的意愿去执行。杀完后自首的环节中,有一个特意给到的镜头特写。陈桂林郑重地将手枪,还给了陈灰,随后才安然戴上了手铐。就像一个游侠,在完成自己的使命之后,交还权力,让一切重归秩序。陈桂林的内驱力,是“兽人神”三性。而他执行的手段,却是枪这一种意象。至此,内外完成了统一,陈桂林的形象,也在最后一刻,变得高大神圣起来。03、拍出了一个无法解释的灵魂《周处除三害》中,陈桂林形象的可贵之处,他与任何帮派片中的角色,都有着本质的区别。帮派片中,角色总有一个无比明晰的动机。英雄的行为,总是利他的,可以是除恶务尽,也可以是劫富济贫;反派的行为,大概率是利己的,可以为了权力,为了利益,或是为了复仇。但陈桂林的动机是什么呢?既不是利己,也不是利他。他的动机完全是一个执念,是出于一个将死的亡命之徒,对自己生存价值的追求。你可以说这是一个普通人应有的逻辑,也可以说,这是一个癌症患者的生存游戏。但偏偏不能说,这是一个英雄的宏大叙事。片中有三处很有意思的设计,代表着陈桂林的三次升华。第一次,是他去自首,却看到了通缉犯的“TOP”排行中,自己却不是第一。这种惊讶,在阮经天脸上,表现得刚刚好。就像一个孩子,突然被某种游戏规则激起了欲望,并强烈想参与其中,执念就此而来。第二次,是杀香港仔的时候。当香港仔问他,给我一个(杀我的)理由时。陈桂林没说话,只是用枪口,指了指自己被他划破的眉骨。这一刻,香港仔明白了,陈桂林和自己是同一类人。他可以因为小弟的一声笑砸碎七个酒瓶,陈桂林自然也可以因为眉骨上的一刀,取他性命。这个细节的力量,挽救了这段剧情设计中的逻辑问题,让陈桂林完成了第一层的转变。第三次,是他在灵修堂大叫,“上天惩罚你玩弄苍生”。上天,是个很大的词。但仔细想想,林禄和假借上天之名屠戮无辜的时候,用的何尝不是同一个理由?只不过,林禄和用的是西方的那一套;而陈桂林,请的是关圣帝君,两者第一次形成了文化上的碾压。这是正统对邪教的清除,也是正义对邪恶的斩草除根。这样一来,陈桂林杀戮的行为,有了“天赋人权”的正义性,这场挑战人性底线的杀戮,也让陈桂林这个角色的光芒,多了几分。从头到尾,陈桂林是个无法解释的形象。但导演也有失策的地方,有些镜头,他在努力试图解释,陈桂林的动机。结尾行刑前的泪水,以及面对神父的忏悔,在番茄君看来,有些多余。最后的十分钟,阮经天用自己精湛的表演,感情的奔涌,让人血脉偾张,几乎就共情了这个失去奶奶,被医生欺骗,但立地成佛的角色。而几个“对不起”,却让他“放下屠刀”的过程,被曲解。陈桂林最后的泪水,很容易被理解为惭愧和自我悔恨。事实上,如果前面的一切剧情成立,他被抓,被行刑,是不应该有悔的。有悔,是俗气;无悔,才是本色。因为他的悔,无法找到指向性,唯一能解释的,就是对自己行为的歉疚和自我治愈。他应该带着心满意足走向刑场,就像最后他抬起头,留给世界的一个笑容。这个笑容,不是对俗世的留恋,而是对自己行为的无悔。结尾虽然弱了,但这并不妨碍,《周处除三害》,是一部好片。也是今年,甚至近五年来,最好的华语片。阮经天已经打开了另一扇大门,以后他的演艺道路,该是坦途。(电影烂番茄编辑部:淼淼)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