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大明王朝1566》:同样是首辅,嘉靖为何更喜欢严嵩而不是徐阶?

时间:02-1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7

《大明王朝1566》:同样是首辅,嘉靖为何更喜欢严嵩而不是徐阶?

在《大明王朝1566》中,严嵩和徐阶是工作中的同事、政治上的对手。作为大明朝的两任首辅,嘉靖对待两人的态度明显不同。对于严嵩,嘉靖是注重人情、尊重面子,君臣之间很有一种君使臣以礼,臣事君以忠的既视感。不过,对于徐阶,嘉靖则没有那么好的脾气,他往往呼来唤去、当面发飙。同样是大明的宰辅,嘉靖的态度为何如此截然不同呢?这个问题值得深思。在剧中,嘉靖对徐阶的不满和嫌弃随处可见。在严世蕃、罗龙文被抄家后,由于对抄没资金分配方案不满,嘉靖对着徐阶就是一通阴阳怪气,丝毫不给徐阁老脸面。在赵贞吉被擢选入阁的当日,嘉靖更是当着一众朝臣的面,直接讽刺道,“徐阁老聪明,果然是聪明。如果严嵩在,就不会问得这么细。”对于徐阶这位现任内阁当家人,嘉靖不仅正话反说、极尽嘲讽,甚至还搬出前任严嵩来对比。这种操作,简直是当着现任女友夸前任人美身材好、腿长情商高。以嘉靖的双商,居然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徐阶,着实令人想不通、猜不透、看不懂。是严嵩给皇帝灌了药,还是嘉靖的脑子进了水?朱道长为何对两人拉一踩一、厚此薄彼?答案藏在吕芳的一句话里。在海瑞给六必居作注之后,为了搞清楚海刚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嘉靖约见徐阶、吕芳两人。对于这种话题,徐阶这种太极高手自然不会正面回答。他从古到今、旁征博引了一大堆,愣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。于是,嘉靖只能将皮球踢给吕芳。于是,吕芳只能硬着头皮回答:“主子,凡是真心替主子着想的,奴才就认定他至少有点良心。这个海瑞写的几句话确乎能替主子起到正人心的作用,只不过胆子忒大了些。不像有些人,今天上一道疏、明天上一道疏,只为了博个忠名。”吕芳的这段话,先是为海瑞辩解了几句,然后就指桑骂槐地说,朝中有些人有事没事就上疏,只为了博取忠臣的好名声。关于这场戏,剧中交待的很清楚。吕芳的话音刚落,镜头一转,徐阶就羞赧地低下了头。吕芳这话说得很难听,他先是自己射出了一支箭,然后就自己画靶——他说海瑞作注是有良心,这就等于当面骂徐阶没有良心。对于吕芳的这番言论,嘉靖不仅没有反驳与斥责,而是火上浇油地说,“我大明朝有胆子的不少,有良心的不多”。徐阶没有良心——这是嘉靖与吕芳这对四十年黄金搭档共同作出的判断。主仆两人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徐阶不愿担当作为,总是将问题上交。在这场对话之前,徐阶当面奏陈抄家严党之后的资金分配方案。作为大明的户部尚书,朱道长只关心自己的小钱钱,对于其他的天灾人祸、洪涝干旱,他根本就不care。所以,他才会提前给徐阶打预防针。“无非是东边起火,西边刮风,天塌不下来。只要说是烦心的事,尽管说,朕喜欢听。”嘉靖态度明确、正话反说,对所有负面消息一键屏蔽。皇上阴阳怪气的这般明显,徐阶即使再傻也能get到嘉靖的旨意。但是,他不愿意自己担责。所以,他一股脑说了江西免税、北京赈灾、官员欠薪等事情,他这样做就是把难题留给皇上,将名声留给自己。对于徐阶这种遇事不决、领导背锅的行为,朱道长自然不会满意。和徐阶不同,严嵩对于自己的存在价值认识得很清楚,所以他才会骄傲地说,大明朝只有他一人能够遮风挡雨。同样是负面消息、天灾人祸,严嵩向来都是主动背黑锅、自己拿主意。他不会选择将问题上交,而是直接给嘉靖呈现结果。就像在第1集的财政会议上,严嵩曾经这样说过,“去年两个省的大旱,三个省的大水,北边和东南几次大的战事,再加上宫里一场大火,说实话,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。”东边刮风、西边下雨,大明朝幅员辽阔,一年到头,总有天灾人祸、粮食歉收的地方。对于这样的事情,嘉靖向来秉承眼不见、心不烦的理念,只要我装作没发生,就是没发生。无论是官场还是职场,只有解决重要问题,你才能成为重要的人。严嵩深知嘉靖掩耳盗铃、自欺欺人的性格,更知道领导要的只是结果,所以他才会自行决断、及时处置。严嵩不仅能解决问题,而且还不会邀功。作为大明朝的救火队长,他是这样说的,“仰赖皇上如天之德,和大家实心用事,最艰难的日子总算过去了。”你看看,这高姿态的发言,这高情商的话术,不只是嘉靖,所有人听了心里都是美滋滋的。一个提出问题,一个解决问题,一个不愿背锅,一个主动揽责,两者对比,高下立判,嘉靖自然会更喜欢严嵩。挑最重的担子,啃最硬的骨头,做最狠的打手——清流上台之后,朱道长惊奇地发现,严嵩父子才是用起来最趁手的工具人。后来,嘉靖终于明白,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